咨询电话:010-56268757(早9:00-晚5:30) 13693291167(24小时)   联系人:徐老师

首页 | 招生简章 | 答疑解惑 | 历年真题 | 复习备考 | 考前辅导 | 职业发展 | 新闻中心 | 专业知识 | 申硕指南 | 经验交流 |在线报名

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如何变内控双刃剑

来源:中国树仁教育网 发布时间:2009-07-08 13:29
    内控双刃剑 
  《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》据称6月份发布,一把双刃剑将正式亮相中国。
  它让政府部门继续直面:如何发挥其对企业、资本市场之“利”,同时又能避免企业非内生性执行之“弊” ;
  它让中国企业正式直面:如何实现控制风险、提升企业价值之“利”,又能避免企业成本增加之“弊” ;
  它让中介机构重新直面:如何抓住鉴证和咨询业务增加之“利”,又能规避随之加剧的执业风险之“弊” ;
  ……
  “利”的另一刃,“弊”格外凸显。一切好像都源于这把双刃剑,让人恨爱交加。
  其实某种程度上,“利”与“弊”又与剑无关:剑只是剑, “利”与“弊”只和用剑的人有关,人如用好,可披荆斩棘,人如用偏,则伤及自身。
  祝愿CFO们舞出精彩的实“剑”答案!
  内控出鞘 《新理财》记者 
  秦立东/文
  中国企业内控这把宝剑或将在今年6月横空出世。
  历史由此翻开新的一页。中国企业、中国资本市场乃至中国经济将依助这一宝剑,披荆斩棘,更好地“科学”发展。
  如同“计划与市场”、“政企分开”等曾经的词汇一样,“内控”将越来越深远地影响和改变着中国企业。
  6月预计发布
  一切在意料之中,一切又在意料之外。
  “今年6月中下旬,《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》预计正式发布!”5月9日,一位中国内控权威观察人士这样告诉《新理财》。电话的另一端,这位权威人士的声音充满着坚定和喜悦。
  真的会如此迅速吗?业内虽然都感觉到内控的推出紧锣密鼓,但是6月中下旬《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》正式发布的说法,还是让大家不无惊讶。一位参与起草论证工作的专家向《新理财》表示,他4月份了解到的信息是“自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起实施”,现在看来可能是6月份发布,2009年1月1日正式实施。
  上述的那位权威观察人士的话语再次得到了印证。5月上旬,《新理财》从国家某相关部委一位负责人士处获悉,“财政部牵头的《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》(送审稿)已经到我们单位了,几个相关部委正在会签”。
  显然,“会签”结束后,发布指日可待。
  宝剑锋从磨砺出。《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》能如此快速发布,离不开制定者的政治智慧和现实智慧。北京一位内控方面的学者告诉《新理财》,制定者巧妙地化解着三大客观难题。
  中国《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》如何在符合国情的同时达到国际化水平,这可能是中国政府制定者要解决的首要难题。这位学者称,起草者一开始就意识到了。
  正如《企业内部控制规范起草说明》所称,企业内部控制规范只有扎根于我国企业的鲜活实践,才能具有强大的生命力。同时,我们必须放眼世界、兼收并蓄,取其所长、为我所用。因此,在起草过程中合理借鉴了以美国COSO报告为代表的国外内部控制框架,在形式上借鉴了COSO 报告5要素框架,同时在内容上体现了风险管理8要素框架的实质。
  难能可贵的是,“基本规范中的5要素框架并未照抄照搬国外的框架,而是根据我国的实际情况作了较大调整,使国外提出的较为宏观、抽象的内控理念转变为了具有针对性、实用性的内控规定”。
  “这个难题现在已经被制定者轻松解决了!”该学者评价道。
  而第二个直接难题则是相关政府部门的“搏弈”,这位学者称,这个难题可能是制定者之间最直接的难题了。
  1999年修订的《会计法》,第一次以法律的形式对建立健全内部控制提出原则要求,财政部随即连续制定发布了《内部会计控制规范——基本规范》等7项内部会计控制规范,审计署、国资委、证监会、银监会、保监会以及上海、深圳证券交易所等也从不同角度对加强内部控制提出明确要求。
  “大家都已经发布了各自的内控制度,你再重新推出一套统一的规范,客观上必然要涉及到部门利益!”这位学者认为,如何协调这种“搏弈”,考验着牵头起草者的智慧。


  机制创新正解决着这一矛盾。正如《企业内部控制规范起草说明》称,“我国的内控体系建设任务,是各部门、各方面通力合作、合力推进的,这使得内控问题从立法规范、标准建设、宣传培训、组织实施到监督检查等有一个良好的沟通协作机制,避免了单纯从某一局部、某一方面入手可能造成的局限和被动”。
  这位学者对此机制非常认可:“美国的内控制度是由中立机构起草的,财政部作为这一机制中的牵头部门,是最合适的。财政部天然没有部门利益,能起到中立机构的最佳协调作用。”
  但现实中的部门“磨合”客观存在。这位学者称,他了解到的一个情况是,国家一相关部委对《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》(征询意见稿)就有一些意见,因此送审稿中就新增了这样一项条款:“国务院有关业务主管部门可以根据有关法律法规、本规范及其配套办法,明确本系统贯彻实施本规范的具体要求”,而在公开征询意见稿中是没有此项条款的。
  第三个问题则是一项长期的根本难题:《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》作为一项外部制定的制度,如何真正落实到企业内部的实际需求中,助力企业价值的实现。
  这位学者称,财政部同样一开始就意识到了。正如《企业内部控制规范起草说明》称,企业内部控制规范的制定和有关监管措施的出台,必须考虑企业的接受程度和承受能力,必须考虑企业的实施成本。我国境外上市公司为达到上市地内控监管要求而付出的巨大成本,为我们提供了诸多思考和启示。在调研过程中,许多企业流露出对实施成本偏高、相关专业人才缺乏等问题的担心。我们理解,强化企业内部控制是趋势、是方向、是进步,但难以一蹴而就。操之过急,可能事与愿违,陷于被动。
  这一根本难题同样在制定中得到了有效应对。这位学者称,他了解到的《企业内部控制基本规范》中,并没有把企业内控管得很细,提出的主要是帮助企业控制风险的原则性东西,对企业非常有帮助性。
  一项基本规范,区区几千字,几多心血和磨难,个中滋味,惟有牵头者和制定者切肤体味!
  难怪,那位中国内控权威观察人士的话语中充满喜悦!
  难怪,有CFO这样评价:“内控等于给了我们CFO一把尚方宝剑,是财政部继新会计准则后为中国企业做的第二件大事和好事!”

网站简介 | 网站地图 |免责声明 | 广告合作 | 联系我们 | 招聘信息 | 网站标签
北京中兴泽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10206765号